劳动晚报-首都职工的综合新闻网!首都职工的综合新闻网!

劳动晚报 > 社会 > 正文

哈尔滨呼兰区涉黑涉恶案内情:揭“四大家族”

admin 2020-01-19 社会 未知

  今年6月至7月,澎湃新闻曾刊发《哈尔滨呼兰区22天内连扫14“伞”》等多篇稿件,聚焦呼兰区的反腐和“破伞”行动,近日出版的最新一期《中国纪检监察》杂志,则揭开了这座小城内部“杨、于、王、董四大家族”以及他们与涉案公职人员盘根错节的关系。

  文章称,自6月5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进驻黑龙江省以来,呼兰区就处在“风暴眼”的位置。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呼兰区委原书记朱辉、区政府原区长于传勇、区政协原主席孙绍文等当地多名“重量级”领导干部先后落马。他们均涉嫌为被群众称为呼兰“四大家族”(杨、于、王、董)的涉黑涉恶势力充当“保护伞”。

  中央督导组有关负责同志指出,黑龙江扫黑除恶主要看哈尔滨,哈尔滨主要看呼兰。进驻黑龙江第7天,中央督导组第一小组就下沉呼兰,此后又3次到呼兰摸排情况、精心指导,并要求重拳出击。

  今年6月10日,于文波等16人涉嫌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被提起公诉,于文波被诉罪名多达10项。6月下旬以来,其他三家(以杨光、杨宏和杨荣等为首的杨家、以王志江为首的王家、以董俊珍为首的董家)相继被查处。其中,截至目前,公安机关抓获以杨光、杨荣等为首的涉嫌黑恶犯罪团伙成员67人,查实杨家涉嫌刑事犯罪案件93起。

  报道介绍,于文波被查处前,是资产庞大的亿兴集团实际控制人;杨家掌控鑫玛热电集团等近百家企业,在供热供暖、房地产、公交线路、商贸等行业领域进行垄断经营……在经济上攫取巨额利益同时,于文波、杨光等人还利用各种手段,为自己罩上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、先进人物、杰出青年等多种光环。

  呼兰涉黑涉恶案是个地地道道的“硬骨头”。报道称,涉黑涉恶势力存续时间长,影响大,各种关系盘根错节;涉案公职人员多,所涉问题有的时间跨度达十七八年之久;涉案部门多,涉及呼兰区国土、住建、税务、城管、环保等多个部门;涉案领域多,如杨、于两家都涉及供热、住建、环保、房地产等领域……

  一个是,杨光人称“杨书记”,于文波人称“于区长”。当地可能有人不知道在任区委书记、区长姓啥名谁,但是没有人不知道“杨书记”“于区长”大名;另一个是,以往当地一些干部群众都“乐于”与“四大家族”搭上关系,家里有红白喜事,只要“四大家族”安排人来,即使空手都是倍有面子的事;有的干部认为,沾上杨、于两家,或者被认为是某家线上的人,自己“进步”就会快。

  报道中,哈尔滨市、呼兰区两级纪委监委结合呼兰涉黑涉恶案查处情况,对“四大家族”坐大成势及涉黑涉恶腐败问题进行了初步剖析,“经过多年的‘经营’,他们构筑了一条‘以黑蚀权、以权护黑、权黑勾结’的利益链条。可以说杨、于等家族的‘发家史’,就是一部违规经营、利益输送、逃避打击史。”

  报道指出,呼兰黑恶势力坐大,大体上是“三部曲”。第一步,违规攫取利益,逐步形成一定势力。如杨、于两家从上世纪90年代初至本世纪初逐步完成原始积累,为形成涉黑涉恶势力奠定基础。第二步,围猎官员,培植“保护伞”。于文波案起诉书显示,其团伙为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,送礼金、购物卡、办公桌椅合计234万多元。第三步,肆意妄为,称霸一方。除建筑、供热、交运线路外,他们连一些细枝末节的行业都把控了,甚至殡葬、收废品等都被垄断。

  其中,杨家看中了农贸市场双来市场这个人流量大的地段后,强行要求所有在老城区卖菜的商贩来这里摆摊,然后派人每天早晚向每个摊位收取二十元至四五十元不等的管理费。群众反映,有老太太拎一篮茄子卖也照样要交费,要说没钱不交,收费的一脚就给踹飞。

  另有群众反映,杨家的鑫玛热电呼兰公司晚开栓、早停气,且供热温度不达标,有时室温只有十二三度,只好受冻或用暖宝取暖,所以大家不愿交取暖费,杨家就纠集社会闲散人员用堵锁眼、恐吓等软暴力的手段收取暖费,使群众怨声载道。

  还有干部回忆,以前,呼兰主要公交线路被涉黑涉恶势力垄断把持,司机特野蛮,车子开得猛,发车不按点,车况也不好,冬天非常冷,群众坐车小心翼翼,唯恐惹下麻烦。“以前他们用最破的车,拉最多的人,这样才能多赚钱。”这位干部说,黑恶势力的气焰被打掉,现在公交车正常运行,车辆换新,出行终于不用提心吊胆。

TAG: 社会

微信公众号:crjwz.com
热门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