劳动晚报-首都职工的综合新闻网!首都职工的综合新闻网!

劳动晚报 > 国内 > 正文

为什么有人说时间是把杀猪刀?

admin 2020-02-15 国内 未知

  在我的记忆深处,有个地方一直难以忘记!那就是我父母的出生地、我户口簿上的原籍,冀中平原上的那个村子。 那是八十年代的一个初冬,村子在雄鸡的歌声中慢慢醒来,接着,是老爷的咳嗽和开门的声音。待到,灶里的柴草噼啪做响时,梆子悦耳的敲击声,奏响了一天的喧嚣! 老爷拉着睡眼惺忪的我,在小街上教我怎么分辨梆子声的不同。那顶老毡帽和他胡子上的霜花,是我记住的他的唯一音容。一刀豆腐、二两腰条、三四根油条,是对我这个外孙 特殊的优待。也是八十年代初,农村能够买到的最好的早点。我还是比较爱吃棒子面锅贴,就着菜汤和姥姥糊的豆瓣酱,绝对赛过今天任何一顿大餐。 最美的还是早晨的太阳和正东正西的乡间小道。通红的太阳从路两旁的大树中间跳上来,万物染成了金黄。脸上刹那间暖意融融,有向前跑的欲望,想摸摸太阳。雀儿成群成群的从头顶飞过,怕人似的。远远的落下一片,你的些微动作,他们都会如惊弓之鸟,瞬间不见了踪影! 傍晚,村子仿佛坠入了云雾中 。袅袅的炊烟在夕阳下,像舞蹈的仙女,从坝上看不清房舍的屋顶!坐着老爷的牛车进了村,那老牛慢的快要睡着了似的,木车轮依依呀呀的哼哼着,像饿了的孩子! 晚饭是碴子粥,黑面馒头。不过,对我已没了兴趣。我已从中堂梁上,挂着的提篓里,找到了锅贴,姥姥给抹上了豆酱,美滋滋的吃开了! 夜里,你是看不见月亮的。纸糊的窗外,一片冷白。偶有响声,是那头老牛在反嚼……. (我七八岁第一次回去,记忆特别深刻。后来,也回过几次。因为姥姥姥爷的相继逝去,添了许多伤痛!20年前,回去又看了看老屋,已几尽废弃,更觉黯然!如今想来,这一切都成了美好回忆 ,老去的人生,成熟的记忆!写下来,感觉心境好了许多!!!)

TAG: 国内

微信公众号:crjwz.com
热门标签